山西已知的126名慰安婦,目前僅13名還健在。前不久,曾為日軍慰安婦的李秀梅在家鄉盂縣西煙鎮北村辭世。她是赴日指證日軍性暴力訴訟團的最後一位老人,但終究沒能等到日本政府的道歉。“九一八”前夕,其家人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,婆婆離世前不止一次叮嚀,為她討一個公道。
  討一個公道,不只是李秀梅的夙願,而是眾多慰安婦的籲請。從1995年起,盂縣16名曾經的慰安婦分三批對日本政府提起訴訟。然而,這場跨世紀的官司打了10多年,從日本地方法院打到日本最高法院,一路敗訴。討一個公道,是她們共同未了的心愿。
  如何才能替慰安婦討一個公道呢?顯然,僅靠李秀梅們的努力是不夠的,也已不可能完成。李秀梅去世後,她的家鄉舉行了追悼會,多位日本友人發來唁電錶示,作為瞭解事實的日本國民,必將儘力讓日本政府真誠面對歷史,“向所有受害者謝罪”,不讓慘痛歷史再次重演。
  是的,只有日本政府真誠面對歷史,向所有受害者謝罪,才能有李秀梅們討回公道的一天。同時,這也是中日關係走向緩和友好,共同面向未來所必須。因此,銘記慰安婦,絕對是一件不能不做的事情。逝者長已矣,只有告慰逝者,才能告慰歷史和後人。
  慰安婦和細菌人體實驗等一樣,是日本軍國主義對人類犯下的滔天大罪。不同的是,慰安婦受害者遍及中國大陸、臺灣、朝鮮半島、日本本土,甚至包括琉球、東南亞、荷蘭等國家和地區。據估計,二戰期間約有40萬女性被日本軍隊脅迫,淪為慰安婦。所以,一段慰安婦歷史,不僅是中國的痛,而且具有國際性。但研究表明,慰安婦至少有半數是中國婦女。
  慰安婦之災難深重,朝鮮半島僅次於中國。2011年12月,韓國市民團體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設置了慰安婦銅像。2013年7月,韓裔團體又首次將慰安婦銅像在國外亮相,地點是美國格蘭代爾公園,並得到議會和法院的支持。前不久,在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上,又有韓國畫家的日軍慰安婦漫畫展亮相,引起巨大反響。
  日本極右翼勢力不是要狡辯嗎?不是一直拒不承認包括慰安婦等罪行在內的侵略歷史嗎?不是正欲否定“河野談話”精神、發表慰安婦問題新談話嗎?還有什麼能比慰安婦銅像、慰安婦漫畫展,讓慰安婦歷史國際化、公眾化——這樣的反擊更有力、更有效呢?
  前幾年,上海師範大學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創立的 “慰安婦”資料館,成為國內首家慰安婦資料館,並對外開放。而我省山村小學教師張雙兵,從1982年開始到太原、長治、陽泉等地搜集資料、調查取證,迄今走訪126名老人,編寫了第一部中國“慰安婦”口述史籍——《炮樓里的女人》。為慰安婦存史,這同樣是銘記。
  但遺憾的是,我們的城市不缺少美女塑像,可至今尚未見有藝術家創作的慰安婦少女像在街頭、公園、廣場等公共場所出現,更沒有像日本電影《望鄉》那樣的作品出現,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。
  徐補生
  (原標題:銘記慰安婦一件不能不做的事情)
創作者介紹

Jones

gv28gvzr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